西南分院
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:+8618084869325
传  真:028-61036839
网  址:www.cdtbg.com
地  址:成都市高新区天府大道中段530号东方希望天祥广场A座702
西南分院 您当前位置: 首页西南分院 > 西南分院 >
腾倍尔朱修贤推荐—为了搞清楚特斯拉Model 3到底会不会赚钱,这家机构拆解了一辆电动汽车
来源:腾倍尔 朱修贤 新能源 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5-31 10:34:00
瑞银拆解了一辆Chevy Bolt,以此为基础估算了特斯拉Model 3的成本

近日,瑞银发布了一份关于电动汽车的有趣报告,其中列出了对通用汽车Chevy Bolt和特斯拉Model 3的成本估算和市场预测。

 

瑞银认为,作为第一款大众市场上续航里程超过两百公里的电动汽车,Bolt可以作为特斯拉Model 3成本估算的良好出发点。
\
除了进行成本核算活动之外,瑞银还预测,根据总体拥有成本(TCO)的比较,纯电动汽车(BEV)和内燃机(ICE)车将变得具有可比性,这将推动全球电动汽车的需求。


瑞银估计,Bolt的制造成本为28700美元,其毛利润约为3200美元。按照净利润计算,瑞银估计这款电动汽车2018年的初始年产量为3万台,大约平均每台亏损7400美元。

以Bolt为参考对象,瑞银估计Model 3的制造成本为29878美元,毛利润为5122美元。瑞银公司保守地认为,与Bolt相比,特斯拉的电池组成本可以减少20%。假设Bolt的电池组成本为205美元每千瓦时,那么特斯拉能够把它降到165美元每千瓦时。

不过,由于特斯拉开销巨大,瑞银认为特斯拉每台Model 3将亏损2830美元。不过特斯拉有可能把Model 3卖到42000美元,这样按净利润计算,Model 3可以实现收支平衡。


瑞银做了一些乐观的假设
在这份报告中,瑞银表示Model 3的电池包成本是最不确定的地方。不过我认为最不确定的应该是这款汽车的产量。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,但是瑞银似乎受到特斯拉的预测的影响,假定认为到2018年能实现50万辆的年产销量,2020年的产销量则能达到100万辆。

在比较Bolt和Model 3的不同之处的章节中,瑞银说:

Model 3品牌知名度更高,吸引力更大,从而拥有更好的定价能力和更多的盈利点,而且它采用了和Bolt不同的电池化学技术,能实现更大规模的电池制造。Bolt采用前轮驱动,Model 3采用后轮驱动(之后的版本中会采用全轮驱动)。

 

Model 3拥有更多的连接特性,(比如可以进行空中升级),具备如摄像机、传感器等自主标准硬件,而且其生产目标雄心勃勃(是Bolt的十倍),能够更好地分摊成本。

虽然我非常欣赏特斯拉的工程实力,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能够创造奇迹。即便特斯拉能够在2018年年底之前达到每年25万辆的产销量,也将是非常令人惊艳的成绩,但这只是特斯拉定在今年年底的目标。

按照特斯拉的预计速度,其D&A、R&D和SG&A成本能够更好地被摊薄,瑞银计算出,如果特斯拉Model 3能够以这种速度生产和销售,每辆车分摊的成本大约为8000美金,而如果产销速度减半,每辆车分摊的成本亦将减半,从而吞噬掉预计的全部利润。

特斯拉的支持者可能没有意识到Model 3给特斯拉带来的巨大风险。事实上,特斯拉在推进生产和进度目标上的成绩一直很差。

不过,特斯拉有足够的动力全力推进Model 3的进度。因为如果特斯拉没有实现其雄心勃勃的生产目标,那么他的Model 3不仅成不了救世主,还会成为巨大的现金黑洞。按照每年25万台的产量,每辆车将亏损8000美金,整个Model 3项目将亏损两百亿美金。如果不算D&A成本,也将亏损125亿美金。


瑞银进行的消费者调查显示,阻止消费者购买电动汽车的主要因素是价格
对于包括特斯拉在内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而言,一个好消息是,瑞银发现纯电动汽车(BEV)和内燃机(ICE)车的总体拥有成本很快就将不相上下,在欧洲,由于汽油相当昂贵,这两种汽车的总体拥有成本到2018年时将达到同一个水平,而美国将在2025年实现这一点。

瑞银相信,电动汽车总体拥有成本的下降将催生对电动汽车的大量需求,预计到2020年之后,电动汽车销售量将达到46%的年均增长率。
\
瑞银针对一万名消费者进行的调查发现,阻碍消费者购买纯电动汽车的主要因素是其售价过高,而不是技术本身,紧随其后的关注因素是充电和能否顺利找到充电桩。
\
那些不看好特斯拉的人们理所当然的认为,纯电动汽车的市场有限,这个受控的市场是个零和游戏,必须打败对手才能活下去,而瑞银进行的消费者调查反驳了这种观点。


这份调查以及对2020年之后的电动汽车销售量的预测显示,纯电动汽车并不是一个孤立的市场,它是整体汽车市场的一部分,同时是这个市场的革命者。特斯拉不需要担心来自其他纯电动汽车制造商的竞争,内燃机车制造商才应该担心他们。特斯拉也不需要担心需求有限,它只需要担心如何满足突然迸发出的强劲需求。